如果快乐太难 那我祝你平安

     

        小胡最生病了,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昨天半夜咳嗽的眼泪都快出来的时候,我哥发了条微信过来,让我陪他说说话。

        “你果然还没睡觉,半夜快三点了,难怪没女朋友,熬夜越来越丑…”在我印象里,他就没有在凌晨两点前睡过觉。他大我6岁,我们俩从小就这样“互相伤害”。但是很有默契,我问他怎么知道我还醒着,他说:“我一直觉得你熬夜的习惯是我带出来的。”我们姑且叫他二哥,因为家里还有一个大哥,大我二哥一岁,大我七岁。

        二哥找我来告诉我他脱单了。我啪啪打脸,刚刚还说他没女朋友。国际惯例,我问二哥要照片,问对方的身高体重性格工作。为什么说国际惯例,因为二哥这几年来女朋友换了没停。但是第一次,我问他这些问题后,他支支吾吾的敷衍回答。半开玩笑的我问他:”怎么不了解就祸害人家姑娘?”我发出去这句话之后时间间隔了六分钟,他说:”我只是想快点忘了狗头。”我愣住了。

        狗头是谁?这颇具喜感的外号是我二哥给大学女朋友起的。我知道那姑娘这么多年来一直对我二哥念念不忘,但我二哥坚决不吃回头草,我还以为他们早都断的一干二净。

        我说我二哥:“你好贱哦,你说人家辣鸡。”

但我心里真的心疼他。我知道他在手机那头肯定是脸上笑嘻嘻,心里苦兮兮的说出这句话。“她一找我聊天,我就慌。我就感觉我们会不会又有重蹈覆辙的可能了?答应了一个追了我挺久的女生,不知道这么做对不对,但我就是想忘了狗头。”“渣男!”我开玩笑。

        狗头大学的时候是系花,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看上了我二哥。当然我二哥188的身高,长的也不错,又会交际。大一的下学期他们俩在一起了,那个时候我才刚上初一,所以很多事情他不会告诉我,我也不懂。我二哥大四的时候我高一。大年初三,家里人都在里面坐着吃饭,他蹲在院子外面的墙角抽烟,我站着看他的眼睛迷成一条线。“我们要分手了啊…”说完站起来就走,把我想问的那句“为什么”给我堵了回去。我虽然不懂什么,但我知道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。

        陆陆续续的,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二哥把他们的事情对我全盘托出。他在大二的时候猛涨的生活费,让我舅舅察觉了他谈了恋爱。但我舅舅不同意,狗头是江西人,家里很有钱,从小养尊处优。而我二哥陕西人,家里条件一般,甚至在那个时候家里还有变故。在老一辈人心里,两个人谈恋爱了就是奔着结婚去的。舅舅觉得今后结婚了肯定女强男弱,所以我二哥不能和她在一起。而女方家里也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婿,况且不愿意把独生子女嫁到外地来。双方父母都闹着让他们分手,他们俩迫于压力骗父母说分手了,其实还在一起。“我那时候想想如果真的和她分手了,那得多要命的难过。”但后来我舅舅还是知道了他们没有分手,当天就买了西安飞南昌的机票,要去他们学校强制他分手。

        这件事在现在看来,我们都不能理解当时舅舅怎么就一根筋发了疯似的要拆散他们俩。舅舅闹了一通回去了之后,我二哥和狗头坐在他们出租屋的地上抱着一起哭。“我们俩那时候很绝望,不知道为什么相爱的人不可以在一起。但我们不想离开对方,太爱了你知道吗?”我不知道,我哥说这件事的时候我对爱情连懵懂都谈不上。但我能感觉到他的难过。

        戏剧性的一幕还是没能避免,我二哥和狗头为了能在一起真的不择手段。他们俩商量好了如果生米煮成熟饭,那么会不会又不会有人阻拦。所以狗头怀孕了。我低估了爱情的力量,它真的会让人疯狂。我也低估了家庭的力量,它真的也会不择手段的拆散。狗头的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,还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二哥一顿,第二天就拖着狗头去医院做人流。

        狗头说她真的绝望了的时候,我哥已经难受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“我问她你现在怎么想的,她说她跟她妈妈说,如果你不让我和XX(我二哥名字)在一起,我就不是你女儿。”后来真的,狗头毕业了就离开了家,不靠家里一分钱,一个人在北京呆了四年,过年也不回家,也不和家里人打电话。暂且不谈这样做对不对,孝不孝顺,人得多绝望才会做出这种事情?我二哥和狗头分手之后偶尔也会联系,聊天内容止步于嘘寒问暖。分手到现在四年,追狗头的人一把一把,但狗头说她把毕生爱一个的精力都用在我哥身上,你让她再去爱别人,她做不到。我二哥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每一个都完美避开狗头的风格。

         我大一暑假去我二哥家找他玩,狗头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她过来了,而且就在门口。我躲去房间,把客厅让给他们。一开始还在聊天,后来两个人就抱在一起哭。然后狗头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
        我问我二哥:“你说上大学的时候,家里不让你们在一起,你们分手了我可以理解。为什么现在都独立出来了,还不可以呢?既然彼此这么放不下,为什么不重新开始?” “你不懂,你还小。”我说:“我不懂我也懒得管你的那些情情爱爱的事,我就是觉得人家姑娘一个人在外面惦记着你过日子,得多累?你简直混蛋!” 我哥打了我一下,“如果你觉得她一直惦记着我生活的很累我就是混蛋了,那对我而言,她也是混蛋。”

        一对儿混蛋。

        尽管这样,我依旧不能理解,两个相爱的人有什么砍过不去呢?或许两个人都有苦衷,或许很多事情都变了,但我都替他们惋惜。

       凌晨三点一刻,我问我二哥:“那你祝人家平安是什么意思?好敷衍哦…”“如果她不快乐,我就祝她平安,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。”

       “那你快乐吗?哥”

       一阵沉默

       “好了,该睡觉了。”

        如果快乐太慢,那我祝你平安。

       我是小胡,希望你开心。

(因为微信公众号的评论功能现在取消了。所以伙伴们有什么想说的话或者想看的内容就给我私信吧,爱你们~)